下一轮中非经济合作将聚焦人力资源

2016年08月15日

据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David Dollar称,开采天然资源作为维持中国-非洲间经济合作的主要推动因素,其空间已渐趋狭小,下一波的合作将聚焦人力资源开发。

在布鲁金斯学会有关“中国深耕非洲:从自然资源到人力资源”的研究中, Dollar提出“非-中经济关系的基础正在转移”的看法,他说,经过一个中国从非洲进口原材料,同时向非洲输出工业产品的经济发展初始阶段,进行战略转移,“很合逻辑”。

Dollar称,初始阶段的“投资模式极可能慢慢转移,以适应人口结构的转变。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已达峰值,未来数十年将逐渐萎缩”,导致更高工资,而国内经济最有动力的组成——国内消费——则不断上升。

Dollar的研究是基于中国投资和出口“动力逐渐消退”、房地产、制造业和基建产能过剩、对原材料的需求疲弱等情景而进行。

非洲的人口结构正朝与中国相反的方向发展,情况就与中国35年前经济改革之初,一半人口年龄不到20岁,预料工作人口的年龄在未来大约20年都会持续上升,要求整个非洲每年创造2,000万个工作岗位。

Dollar解释说:“非洲的人口结构变化既是机遇又是挑战。期望中-非经济关系一夜之间改变,并不现实;期望大量中国制造业产能于近期内都转移至非洲,也不合理(……)但即使仅有少量转移,也足以为非洲经济带来重大转变。”

由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“中非研究倡议”研究员Jyhjong Hwang、Deborah Brautigam和Janet Eom最近发表一项研究的初步结论,文章指出,2000至2014年间,中国(政府、银行和企业)向非洲发放的869亿美元贷款中,安哥拉获其中的212亿美元,占整体的23%。

中国开发银行是向安哥拉授信最多的中资银行,金额达113亿美元,其次是中国进出口银行(73.6亿美元),其余各行合共贷出25亿美元。

中国应与非洲政府合作,“鼓励中国企业聘用和培训工人”,同时限制外国工人流入。由于从外国聘请人员的成本越来越高,企业有很大的诱因聘请本地工人。

Dallars分析过中国商业部有关投资非洲的企业的资料后,发现大企业仍集中在天然资源的开采,中小企业则主要致力于制造业和服务业,认为这符合大部分非洲经济体的利益。

据新华社报道,7月下旬,中国与非洲企业在北京举行第二届“中非合作论坛(FOCAC)峰会”期间,共签署39份、总值170美元的协议。

峰会期间又举行了商务研讨会,有超过400名来自各国的政府机关、金融机构、商会和企业参加。

出席的包括莫桑比克外交合作部副部长Nyeleti Mondlane、几内亚比绍工务建设都市化部部长Malam Banjai,以及其他葡语国家代表。

上届(2015年)中非合作论坛峰会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,达成了其后三年中国与非洲国家之间10个合作计划,涉资约600亿美元。 (Macauhub/AO/CN/GW/MZ)

MACAUHUB FRENC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