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究机构:非洲不再是巴西政府的外交重点

根据“巴西-非洲研究所”(IBRAF)的报告,于巴西政府而言,维持与非洲的经济关系的重要性已消失。不像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,巴西无视该大洲的发展潜力。

在一份针对巴西上届政府与非洲关系的发展之研究,以及在10月7日总统候选人的建议中,IBRAF指出,巴西任何具政治实力的一方,均应自“较有能力与巴西企业建立对话”的非洲公司,作为贸易对象。

IBRAF称,政策建议同样没有提及“能引领巴西品牌进占非洲大陆的国家级技术之转移”。

IBRAF又称:“规模达12亿人口的大陆,不能忽视。根据世界银行的资料,2018年最具增长潜力的五个经济体中,有四个在非洲(加纳、埃塞俄比亚、科达迪瓦和吉布提)。预期非洲中产阶级将以较全球平均速度为高的速度增长。例如尼日利亚,日均婴儿出生数字较欧盟日高。今天认为是负担的问题,或許是明天的机遇。”

IBRAF说:“在中国视非洲为大文章的同时,巴西却弃之不顾。除中国外,土耳其、日本和美国等国都已看到这个庞大商机,大力往非洲投资。”

据IBRAF称,巴西的特梅尔政府“并不珍视与巴西的关系”,而总统候选人“并无提出任何扭转目前政策的提议”。

2003至2011年间,前总统席尔瓦(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)当政时期的政府先后13次出访非洲,合共踏足28国,超过他的两位前任加起来;此外,又提升了该国非洲的外交网络——目前共在非洲28个国家设立大使馆。

IBRAF观察到,前任总统罗塞夫上任后,“这些行动便见松弛”,任内仅出访过七个非洲国家,惹来商界和外交界“削弱巴西-非洲关系”的批评。

作为回应,罗塞夫宣布非洲工作日程,例如与12个非洲国家合共9亿美元债务重新进行谈判——让新生意有赚头的第一步,以及改革“巴西合作署”(ABC)。

现任总统特梅尔2016年8月上任以来,从未出访非洲——直至今年7月到佛得角出席“非洲葡语国家共同体(CPLP)”峰会以及到南非出席“金砖国家”峰会。

特梅尔向金砖国家峰会告诉会领袖:“重新与非洲建立关系,是长期优先政策,将化为具体行动,强化我们的联系,以及推进南大西洋两岸的发展。”

巴西已经宣布在非洲进行的若干项目中,包括在圣多美和普林西比设立可缩短诊断肺痨所需时间的实验室,以及在约翰内斯堡新设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培训中心。(macauhub)

MACAUHUB FRENC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