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较前“更敏感于”一带一路国家债务问题

2019年09月02日

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“中非研究所”(CARI)研究员Johanna Malm表示,中国对接受其经援的受惠国之债务问题,“较以前敏感”,尤其是“一带一路”沿綫国家。

Malm在CARI官网发布文章称,中国“已经意识到了问题,并采取了相应措施”。他特别提到今年4月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。

债务可持续性是该次论坛的一个关键议题。官方文件称,中国将致力预防和解决债务相关风险,而中国财政部新近也发布了题为《“一带一路”债务可持续性分析框架》的文件。

Malm表示,中国财政部长刘昆鼓励中国的金融机构、“一带一路”参与国以及国际机构善用上述框架,以改善债务管理。

Malm说,《框架》标志着中国首次以配上英文翻译的官方文件,宣示该国处理债务和发展之间关系的相关政策,从而表明文件是面向西方公众的。

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”(IMF)总裁拉加德认为,对中国当局而言,《框架》是“积极的一步”,尽管她强调IMF的官方立场(即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所涉基建的融资之批核,应以“绝对必须”为度,且债务方须具偿付能力。

Malm认为这些发展表明,“中国作为发展融资提供者,对国际舆论的压力较前敏感——特别是当那些批评是来自其他发展中国家时”,而且《框架》显示其 “愿意挑战IMF的一贯做法”。

Malm又称:“中国对发展融资的做法反映了其自身作为融资国家的经验。国家发展融资对中国自身的发展起了很好的作用,中国目前正是复制这种模式,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。”

《框架》与IMF的现行架构形成对比,后者主张“容让中国的银行以商业贷款利率放贷”,好让它们有空间向低收入国家提供优惠融资,同时也没有指出债务是继续放贷的障碍;此外,还透过强调生产性投资,刺激经济增长,“长远而言或可降低债务比率”。

对Malm来说,中国将贷款视为经济增长的催化剂,与IMF为债务设上限的政策相反——若以优惠条件放贷,增长率会更高。

Malm的文章还说,中国和IMF所提供的不同方法,各有利弊。中国在迫切需要投资的国家推动经济增长,而“较为谨慎”的IMF则优先考虑降低债务负担,让国家有机会发展。(Macauhub)

MACAUHUB FRENCH